宁波如何攀登“下一个万亿”高峰?浏览量:230 发布时间:2019-05-24

  居安则思危、未雨需绸缪。
  本周三,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的党政主要领导、研究机构和智库专家、企业代表云集芜湖,参加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召开的首次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并在首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交流洽谈。与会者不乏宁波人、宁波企业的身影。
  区域融合发展的进程加速,意味着城市间知名度和影响力的竞争更加激烈,宁波需要沉下心来思考现状、谋划未来。
  作为长三角南翼经济中心,宁波在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国家战略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作为浙江“一体两翼”发展格局中的重要一翼,宁波如何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按照省委要求,成为浙江“两个高水平”建设的排头兵?在经济总量突破1万亿元后,宁波下一个1万亿元的增量又在哪里?
  聚焦大平台建设,或许是一条值得深入下去的“解题思路”。
  前湾擂响的第一通“战鼓”
  5月17日,一支规模空前、实力空前的企业家代表团造访宁波。他们以上海市浙江商会成员的身份组团来甬,意在与宁波达成框架合作协议,深度参与宁波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
  其中,诞生于宁波、曾远赴上海,如今又主动投身“浙商回归”大潮的杉杉率先行动,和宁波前湾新区指挥部现场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围绕新能源汽车产业项目,引进企业、集聚人才。“我想再为家乡建设出把力!”杉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郑永刚言辞恳切。
  沉淀多年、厚积薄发,前湾擂响的这一通“战鼓”,为全市大平台建设提供了可参照的范例。
  作为当前宁波全力推进建设的重大战略平台之一,前湾新区承担着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基地、沪浙合作发展试验区、浙江大湾区建设重要平台和现代化绿色智慧新城区的重要责任。它牵动着宁波经济发展的一条条“神经”。
  横跨天堑的杭州湾跨海大桥,是前湾新区规划布局的“序曲”。2003年6月奠基建设,2008年5月通车运营,在沪杭甬三地顺利搭起两小时交通“金三角”。
  两年后,宁波杭州湾新区管委会挂牌成立,跨海大桥南端的城市“心脏”有力地“跳动”起来。如今,这里已成为沪甬合作示范区、浙沪合作示范区和环杭州湾大湾区高水平示范区,并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三大国家战略叠加交汇的影响下快速崛起,为宁波前湾新区的规划布局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
  在宁波建设“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的版图中,汽车制造是分量最重的“万亿级产业”之一。这方面,前湾也走在了前列。
  2018年,宁波杭州湾新区汽车产业产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约占全市总产值的40%,约占全省总产值的20%。产值持续扩大的同时,创新资源也在此集聚。吉利智能汽车制造、吉利—爱信变速器、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杭州湾新区国家级检测中心等项目陆续引进落地。自动驾驶试验园区开创全市先河,一辆辆集合了全球尖端科技和顶级制造工艺的汽车运出工厂,搭着列车、乘着船舶,将“宁波制造”的影响力扩至全球。
  前湾新区指挥部与杉杉的深入合作,将为重点产业的创新发展再添筹码。
  按照计划,杉杉会在此打造锂离子动力电池产业链,建设前湾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建立宁波新能源(汽车)产业制造业创新中心。“中国正从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变,我们要抓住这一历史机遇,加速人才、资本、信息等各类要素的本地化集聚,进一步推动宁波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助力宁波跻身全球汽车产业集群第一方阵,为宁波经济总量再上台阶提供支持。”郑永刚如是期待。
  指挥部“护航”高质量发展
  根据上海市浙江商会与宁波市政府达成的框架协议,商会将依托前湾新区、南湾新区、临空经济示范区、梅山物流产业集聚区等重大产业平台,充分发挥商业资源优势,帮助宁波引入高端高新产业项目。
  科技人才培养方面,正在规划建设的甬江科创大走廊和量大面广的科研院所、创新中心、孵化平台、众创空间会对商会中小企业“敞开怀抱”,对商会推荐引进的高水平科技人才进行培育和奖励。
  宁波前湾新区、甬江科创大走廊、宁波南湾新区、宁波临空经济示范区……协议中,这些大平台的名字被反复提及。它们是市委市政府正在谋划推进的一批重大战略举措,是撑起宁波现代产业集群的“四梁八柱”,也是事关宁波未来的“栽树工程”。
  如今,这些重大平台有了自己的“大脑”。5月14日,我市5个重大片区、重大项目指挥部集中亮相,包括4个重大片区指挥部和1个重大项目指挥部。
  为什么要组建重大片区、重大项目指挥部?“这是推进‘六争攻坚’、建设‘栽树工程’的重要举措,也是提高决策效率、执行效率的重要保障。”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郑栅洁一语中的。
  重大片区、重大项目建设,往往涉及多个区县(市)、多个市级部门,甚至多个分管副市长,统筹难、协调难、落实难的情况屡见不鲜,导致开发建设进度快不起来。此时,组建市级指挥部,形成上下联动、部门协同、多方参与的工作格局,才能集中力量、高效决策,干好想干又很难干的大事。
  开发建设的过程中,资源的优化配置也十分重要,必须坚持全市“一盘棋”,否则就会造成无序竞争、严重内耗。“谋划建设‘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时,我们就首先强调了优化空间布局。”郑栅洁说,组建市级指挥部,有利于统筹规划执行、统筹要素配置、统筹服务保障,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确保实现最高的投入产出比。
  此外,市级指挥部还将成为项目落地的“加速器”。过去,面对一些跨行政区域的线性工程时,利益的多少往往会影响不同区域相关部门的积极性。思想不统一、利益难协调、建设不同步,就容易导致项目拖延。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厂等具有“邻避效应”的项目,更是让各地“避之不及”,协调难度非常大。当市级指挥部介入后,许多地方利益矛盾能更顺利地协调解决,项目建设的进度也会不断提升。
  五根“指挥棒”,连通五座大平台,连通一批事关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点产业、重点企业、重点项目,为宁波的“下一个万亿”指明了方向,为宁波社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下一个万亿”未来可期
  重大平台的建设是宁波的需要,也是全省乃至全国发展的需要。
  在宁波调研时,省委书记车俊选择在宁波杭州湾新区召开座谈会,重点听取了宁波前湾新区建设推进情况。在他看来,前湾新区的目标是成为代表浙江乃至中国水平的大平台、接轨融入上海的示范区。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着眼于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贯穿到新区规划、建设、治理的全过程各方面。这适用于前湾新区,也适用于所有正在规划或已经启动建设的大平台。
  对此,造访宁波的上海市浙江商会企业家们也纷纷建言献策。
  爱登堡电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绥认为“宁波需要更务实的创新环境”,万丰奥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爱莲将“通达四方”和“开放包容”视为大平台建设成功的基础,郑永刚强调把握“技术标准的主导权”和“市场的定价权”,圆通速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喻渭蛟更是热切地表明了参与宁波大平台建设的决心:“我回来了,我一定要回来!”
  这些来自政府和企业的声音,都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曾经的长远规划和倡议口号,就要一步步转化为现实了。如今,各重大片区、重大项目指挥部都已行动起来,履行牵头抓总、统筹协调、督促推进的职能,帮助大平台精准招商、科学规划、高效决策、严格督查。
  其中,核心范围包括宁波高新区、甬江两岸等区域,规划面积约180平方公里的甬江科创大走廊,引起了国内外一批科技型企业、项目及人才的关注。这里已经集聚了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兵科院宁波分院、宁波大学等3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建有省级以上重点实验室16家,前段时间初步完成了空间规划编制,同步推进文创港、宁波软件园等重大平台建设,形成显著的磁吸效应。
  以去年9月开园的宁波软件园为例,它在短时间内集聚华为沃土、和利时、中软国际、赛伯乐等130多家软件信息服务企业,其中超过30%涉及互联网服务、物联网、云计算及大数据应用等前沿领域。按照规划,到2022年,软件园核心区收入将达到800亿元。
  即便是暂未划入甬江科创大走廊范围的区域,也能积极参与和做好配合。不久,海曙区将出台一份数字经济三年行动计划,提出研究建设海曙科创大走廊,让全市重大平台建设的“光环效应”惠及更多地区。
  宁波临空经济示范区的指挥部已作出承诺,确保机场三期工程年底投运,确保机场四期2021年7月1日前实现开工,使之拥有类似于上海虹桥的综合功能;
  甬台温高速复线通车后,南湾新区开发建设的条件也日趋成熟。宁波南湾新区指挥部已制定了排摸重点项目的计划,同时立下“责任状”、画出“作战图”,谋划打造全市乃至全省未来产业和先进装备制造业的重要基地;
  东钱湖区域总体城市设计的规划工作完成后,临湖而建的会议中心和位于陶公山的院士之家都将提上建设日程,一座高水平高质量发展的“创智钱湖”渐渐成型……
  大平台建设“鼓声阵阵”,宁波的“下一个万亿”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