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带动“宁波号”腾飞浏览量:187 发布时间:2019-06-03

  三江口,潮涨潮落,船来船往。
  今年86岁的原宁波港务局退休职工项炳炎坐公交车路过这里,思绪不经意间就回到67年前。
  1952年4月1日,华东区海运管理局调派江泰号客货轮正式恢复申甬(上海至宁波)线客班航运,隔日往返。刚满19岁的项炳炎受组织委派,从上海搭乘“江泰轮”来上海港务局宁波港务管理分局上班。“解放初期,由于国民党对海上进行封锁和轰炸,宁波港满目疮痍,被迫停航,三年来没有一艘轮船驶港。有了‘江泰轮’,宁波港开始复活了。”项炳炎说。
  “江泰轮”能载客1300余人,客满的情况下还能载货数百吨。“江泰轮”驶进甬江,码头工人兴奋地跳了起来。当时出版的《宁波大众》这样评价:“江泰轮”来了,希望来了!此前,宁波装运土特产都要靠汽车,一车土特产直运上海,运费是成本的三四倍。有了轮船,土特产运费直降80%,大大激活了宁波经济。
  “江泰轮”天天客满。“那个船票紧张啊,用上海话讲要起得‘老早’,否则是买不到票的。特别是春节期间一票难求,加开三四班也无济于事。”项炳炎回忆,宁波老外滩附近,到处是扛着行李去坐船的人。据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记载,至1952年底,“江泰轮”共运送旅客38万余人次。
  到1953年底,宁波至镇海口水域中的沉船已全部打捞出水,主航道障碍物清除,为3000吨级的客货轮复航创造了条件。宁波经济,也在轮船的鸣笛声中起航。
  1978年12月,浙江省首座万吨级煤炭码头——镇海港区煤炭码头投产,宁波港口的单一泊位靠泊能力从3000吨级提升至万吨级。宁波港口正式进入万吨巨轮时代。
  不久,我国首座10万吨级矿石中转码头——北仑港区矿石中转码头在北仑山旁的海面上打下第一根桩。具有天然深水资源的北仑港,引领宁波港口迈入大海时代。
  镇海港区和北仑港区的投用,带动了宁波石化、电力、钢铁、煤炭等临港工业的布局和发展。镇海炼化、北仑电厂、宁波钢铁等一批工业大项目相继投用,宁波从工业落后地区一跃成为浙江第一工业大市。同时,港口带动了宁波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浙江外贸“三分天下有其一”。
  1984年5月,宁波被列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确定了“以港兴市,以市促港”的发展战略,宁波港口飞速发展的大幕由此拉开。
  2006年12月27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出席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年吞吐量700万标箱庆贺仪式,并在穿山港区按下了“第700万箱”的起吊按钮。
  2015年9月29日,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揭牌成立,宁波舟山港开启了以资产为纽带的实质性一体化。在两港一体化的推动下,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成为全球首个10亿吨大港。2018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2600万标准箱,首次跻身世界港口前三位,仅次于上海港和新加坡港。
  港兴城兴,港城联动。展望未来,东方大港将与“宁波号”经济巨轮同频共振,走向新的辉煌。